极速11选5

                                                  来源:极速11选5
                                                  发稿时间:2020-09-19 07:52:39

                                                  但对民主党而言,情况也许没有那么糟糕。

                                                  鉴于金斯伯格在奥巴马任内撑着不退(她是克林顿总统提名的,想在希拉里当总统时退休,好“让女总统任命女法官”,结果让特朗普捡了便宜)的教训,同样年过八旬的自由派大法官斯蒂芬·布雷耶,在拜登任内主动隐退,是值得期待的。

                                                  届时,保守派剩下的4位“年轻干将”会是: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特朗普前几年提名的戈萨奇(接替2016年去世的安东宁·斯卡利斯)和卡瓦诺(接替2018年退休的中间派安东尼?肯尼迪),以及特朗普即将提名接替金斯伯格的一位(姑且认为将是保守派女性)。

                                                  保守派剩下的法官(从右至左):约翰·罗伯茨、尼尔·戈萨奇、布雷特·卡瓦诺

                                                  今年9月13日晚间,她出现了发烧等症状,送医院后完成了内窥镜手术,并清理了曾在去年8月放置的胆管支架。

                                                  她是第一位在哈佛和哥大都曾担任“法律评论主编”的女性;创办了全美第一份关于妇女权益问题的专门法律期刊;是第一位在哥大法学院获终身教职的女性;是第一位犹太女性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第一位主持同性恋婚礼的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

                                                  稍后,特朗普发表正式声明说:“今天,我们国家为失去一位法律巨匠而哀悼……金斯伯格大法官以其卓越的头脑和在最高法院坚持异见而闻名,她证明了这样一点,即一个人可以在不固执反对其同事或不同观点的情况下,提出不同意见。”

                                                  特朗普在2017年上台后,兑现竞选承诺,圈定并提名了若干偏保守的大法官。

                                                  汪文斌特别强调,我们也希望日方恪守一个中国原则,避免和台湾方面进行任何形式的官方往来。作者 | 南风窗常务副主编 谢奕秋

                                                  当然,即便拜登上台,两位70岁出头的保守派大法官在民主党执政时期主动退休的可能性也接近于零,要等他们病逝才有空缺。可是,拜登的岁数比他俩都大不少,指不定谁先走。